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国际 > 30年前被母亲从游戏厅里抓出来痛打 如今他将掌舵“中国移动电竞

30年前被母亲从游戏厅里抓出来痛打 如今他将掌舵“中国移动电竞

2019-03-08 16:38

  每经记者许恋恋毕媛媛实习编辑杜毅

  白色T恤、红色格子衬衫加上牛仔裤,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,这是2年前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第一次见到英雄互娱创始人应书岭时留下的印象。在一群西装革履的游戏公司CEO里,“80后”的应书岭看起来像个腼腆的“理工男”。

  就是这个看起来腼腆随性的男人,骨子里特别爱折腾,在创业路上摸爬滚打,是产业和资本圈自带光环的人物。他还喜欢极限运动,多次拿到帆船大赛冠军。

  江湖路远,如今应书岭再次向资本市场发起冲锋。

  在应书岭的朋友圈里,最新一条是“开工大吉,2019年加油!”。2019年对他来说,亦是一份全新的挑战。今年,他将带领自己的“孩子”英雄互娱借道赫美集团上市。虽然重组细节还待披露,但毫无疑问未来应书岭将会集中精力啃下这块硬骨头。

  应书岭将成赫美集团实控人

  3月3日,赫美集团发布重组预案称,公司拟以5.94元/股的价格向英雄互娱全体股东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英雄互娱100%股份。英雄互娱全体股东以其所持有的英雄互娱股份,按照换股比例与上市公司新增股份进行换股,同时汉桥机器将向迪诺投资协议转让赫美集团5278万股股份(占上市公司当前股本的10.00%)。

  这一重组方案构成反向收购,也构成重组上市,虽然赫美集团在营收规模上比英雄互娱更大,但净利润却远低于英雄互娱同期表现。赫美集团2018年预计净亏损13.88亿元,而2018年前三季度,英雄互娱净利润为4.25亿元。

  今年2月19日,赫美集团曾因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,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,这是赫美集团第七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3月1日,赫美集团因业绩快报与业绩预告存较大差异收到深交所关注函。

  公告发出后,3月4日开盘赫美集团股价大涨,收盘价为7.06元,涨幅达到9.97%,市值冲到了37.26亿元。如果顺利重组,那么英雄互娱就将成为A股中的“中国移动电竞第一股”。

  根据赫美集团公告,应书岭预计将成为赫美集团的实际控制人。不过,对于收购标的英雄互娱的评估工作目前尚未完成,而业绩承诺及补偿安排也在商议之中,有待进一步公告。

  可以说,从英雄互娱CEO到赫美集团的实控人,应书岭的创业史又翻向了一个新篇章。

  2015年6月16日,曾任中国手游总裁的应书岭告别老东家,创立了英雄互娱,华丽的资本团队迅速引起产业关注,英雄互娱也火速成为新三板明星公司。

  2015年8月,作为新登榜富豪,应书岭凭借英雄互娱以40亿元资产在当年胡润百富排行榜位列第947位。仅仅时隔一年,应书岭便将排名提升至464名,并位列80后白手起家富豪榜第8位,蝉联上海80后白手起家首富。

  英雄互娱成立以来动作频频

  应书岭也是一个极具资源吸附能力的资本操盘手。

  英雄互娱成立后,A轮获得红杉中国沈南鹏、华兴资本包凡、真格基金徐小平的2亿元注资,B轮王思聪以1亿元入局,C轮融资文娱大佬王中军、王中磊的华谊兄弟豪掷19亿元。再到挂牌新三板时的过百亿估值,应书岭的英雄互娱创办以后,以强大的资本团队迅速引起行业关注。

  可以说英雄互娱一出道就被打上了“资本运作”的标签,时至今日,对英雄互娱的讨论也始终离不开资本层面的探究。

  因为善于借力资本,应书岭得到的外界评价也褒贬不一。有人认为他在游戏尤其是电竞行业里很会借力资本,“很牛”;另一种声音则认为,英雄互娱搅乱了游戏行业,“反感”。

  不管外界声音如何,英雄互娱成立的几年间动作频频。2015年7月,英雄互娱作价9.6亿元收购了畅游云端的100%股权;2016年3月,英雄互娱作价1.5亿元收购鹰雄资产100%股权;2017年,英雄互娱先后收购了英雄金控100%、成都英雄互娱30%股权、SKYMOONS的100%股权;2018年,英雄互娱收购了网易达电子69.63%的股权。

  能撬动这么多资源,这和应书岭的行业积累强有关。

  再次创业的应书岭,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助手,那就是英雄互娱总裁吴旦。应书岭甚至说过,“我至今为止做过的最好决定就是拉吴旦入伙”。应书岭和吴旦的联手也被称为电竞创业“最强CP”。

  吴旦原本是真格基金副总裁,也是一位游戏投资人,多年前就与应书岭相识。当时,应书岭大量代理吴旦投资的游戏公司产品,两人年纪相仿,又都喜欢玩游戏。吴旦加入英雄互娱后,应书岭甚至将家搬到和吴丹同一幢楼,方便一起工作和一起玩游戏。

  不遗余力地为移动电竞代言

  “就像30年前我母亲在游戏厅里抓我出来一顿痛打的时候,她一定不会想到,30年后,她儿子能玩出一份事业。”应书岭曾在星空演讲2018青腾大学专场中忆及自己过往时,颇为动情。

  2008年,应书岭进入游戏行业的时候,端游仍是行业主流,手游还未兴起,很多人认为“手机的操作体验根本没法和PC相比”“VR很快会淘汰手机”“移动电竞是个伪命题”……

  应书岭曾经在知乎上回答了“手机游戏适合做电竞吗?”的提问,结果遭到了当时不少网友的不尊重、诋毁,甚至还被质疑是水军。应书岭回忆说:“搞得我哭笑不得。我大半夜用手机敲了这么长一段话,他们居然认为我是水军!”

  2014年,应书岭提出“移动电竞”概念,但是移动电竞确实在很长时间内不受待见,直到《王者荣耀》诞生。应书岭自己也承认:“我在知乎上舌战群儒,一堆人和我讲,移动电竞完全没有机会,后来出现了《王者荣耀》。”

  应书岭这两年也不遗余力地为移动电竞代言。回答问题坦诚相见,对产业洞察入微,话语直白犀利,这是应书岭给记者留下的印象。应书岭对记者说,2018年他感受到的电竞行业最大的变化是崛起,电竞作为纯市场化的商业体育,未来一定会进一步工业化和商业化。他当时也非常坦白地告诉记者,他认为电竞赛事的商业价值被低估得非常厉害:“我们在所有的点击和用户的PV、UV上其实都是完胜目前的足球和篮球,但是版权费用可能只有他们的5%、10%,(电竞赛事版权)价格还有20~30倍的增长空间。”

  不少“80后”创业者身上有股为追求理想可以放弃一切的精神。应书岭也说过,“每一个我感兴趣的领域,都应该成为认真对待的主线任务”。他甚至希望自己80岁的时候,白发苍苍,依然可以热泪盈眶,依然可以激情澎湃。

 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“30年前被母亲从游戏厅里抓出来痛打 如今他将掌舵“中国移动电竞”全部内容,更多内容敬请关注!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推荐笑话段子